好风景小说导读资讯网|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赤焰苍云第2章完本章节在线阅读

赤焰苍云第2章完本章节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2019-11-09

赤焰苍云第2章完本章节在线阅读

赤焰苍云第2章完本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1-09

黑暗中,我缓缓睁开眼。身体早已麻木,我困难挪动,来到洞口。那里躺着一个人,是个叫多吉的法师,与我年纪相仿。

之前他是个清瘦安静的人,说话慢声细语,始终带着笑音。他会经常给我带花,山中极寒之下盛开的微弱植物,不甚清香,却格外灵动。他会帮我生火,然后笑着听我讲述那些征战的故事。但是现在他死了,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我已经记不清他是我身边死去的第几个人。他的面容依旧恬淡,肤色白净,嘴角还带着笑意。只有二十几岁的青年,还未看过世间浮华,就迅速凋零。

俄摩隆仁,风雪之下,山体如同水晶般玲珑剔透。其上是云,涌动挤压,变幻莫测。那里是神界,是出云人灵魂安息之地,或许接下来便会轮到我。

两年的时间很快过去,可我的病情总在不断地重复着。两年来,我未踏出这石洞一步。

我所做的和平凡修行人别无二致:默诵经文、按照密不外传的仪轨修法,然后,就是看着神山发呆。这里几乎无人前来,身边只有个照料我生活起居的法师,当他外出时,就只剩下我一人。

对了,还有白狼拉杰,不管白日黑夜,它始终不离不弃。许多次大风暴,极度的严寒中,我钻入它的身下取暖,那厚实的皮毛,不止一次救了我。穹布会不间断出现,有时一个月来一次,有时半年也不见。他是唯一一个和我有联系的外界的人。

从他的口中,我大致对外面的世界有所了解。这两年,黎弥加的日子并不好过。帝国境内的叛乱愈演愈烈,此起彼伏。他往来奔跑,铁骑呼啸,所到之处,战无不胜。不过,他最大的威胁依旧是昆蕃人。这两年,黎弥加忙着平息叛乱时,弗夜坚赞也没有闲着。这个正值壮年的昆蕃之王,领兵四处讨伐,不但灭掉了相邻的苏毗人,更一举击败邻国党羌,俘虏甚众,气吞ruhu。此时的昆蕃,从曾经的战败中迅速恢复,羽翼***,“地千里,军十万”,早已经不是孱弱的小部落,而是随时可以咬断出云咽喉的狮子。

我想,黎弥加的日子要比我难熬。但这些,已与我无关。我只是个卑微的修行人,在云烟冷风中苟延残喘,有心无力。有时我也会向穹布打听婷夏的消息。她始终是我内心深处割舍不断的牵挂。

那次见面之后,婷夏被黎弥加的护卫带回宫。黎弥加为此暴跳如雷,将婷夏关进后宫的高楼之中长达两月之久。但最后,黎弥加还是亲自接婷夏下楼,因为他听到婷夏的笛声。婷夏那支用大鹏鸟翅骨制造的骨笛凄厉、***、冰冷的音调深深刺痛了黎弥加的心。这么多年来,他一心一意爱她,爱到近乎疯狂。作为帝国的王,黎弥加战无不胜,堪称铜皮铁骨,而婷夏是他唯一的弱点。

“王后自此无事,但日渐寡言。王上四处征讨,旷日不归。王后常留御花园,与山茶为伴,我见过几次,每次都默默流泪。”穹布说。那一刻,我内心移山倒海。园中的那片山茶,还在开吗?

当第一场牛毛雪席卷而来的时候,我在神山脚下,做了一个梦。我梦见黎弥加的黄金王冠跌落到了深渊的火海里,两条火蛇盘绕其上,一大一小。烙刻在王冠上的大鹏鸟在烟雾中飞起,这时候从北方刮来了一场大风,大风压低了大鹏鸟的翅膀,我看到它在火海上挣扎的模样,那样子让我想起一个折翅的男人或者女人,但是我不知道那是谁。然后,一切化为空空荡荡,只剩下一枚白色的羽毛,在烈焰上越飞越远,好像夏天的萤火,倏忽不见。我从梦中惊醒,外面已经天亮。天气阴沉,很快又要落雪,笼罩着一片苍茫天地。

我看到远处的盘旋山路上出现一个黑点缓缓而来。“穆呀,我来的时候,穹窿银旁的山上,雪莲花开得一路都是,这是一个好兆头。”穹布从他的牦牛上面跳下来的时候,我正在和白狼拉杰靠在一起,全神贯注地蹲在石堆旁望向远处的群山。

我比画着告诉穹布我做了一个梦。

穹布靠在一块石头上一动不动地看着我,看着我将梦境描述完毕。

“梦这种东西,无所谓有,无所谓无,更多的时候,它是内心的征兆,联系真实与虚无。”穹布叹了一口气,“你的梦,是你内心企图谋取或者为之担忧的事,这种事含义繁复,如同寓言,任何解读都是徒劳的。”

我对穹布比画着:你说的全是废话。

“是的,我只是一个老不死的神棍罢了。”穹布哈哈大笑,他指了指我,“你不同,你是出云绝无仅有、无法替代的存在。”

我的脸乌黑肮脏,手脚皴裂,头发如同蓬草,身上散发着一股腐朽的酸臭味。

“你要回去参加一场婚礼。”穹布坐在雪里生起火,蒸腾出一片青烟,天空上,更大的云烟在他的头顶凝聚。

我起身,掉头走向岩洞。日常的修行,自有它的规律,到了该做功课的时候。

“你必须回去。”穹布堵住了我的去路。他神情凝重,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笃定。

我笑笑:那与我无关。

“新娘是昭日天汗的妹妹,你是王上唯一的弟弟,也是他唯一的亲人,按照规矩你必须出席。要知道任何的失礼都可能导致双方的战争。”穹布抬头看着半空中密集的云朵。那些云朵被风撕裂,好像伤口。

“他们都说穹窿银,来了一条毒蛇。”穹布叹了一口气,再也不说话。我的脚步,突然停顿。

昭日天汗只有一个妹妹,她的美貌早已传遍四方。据说,她的眼眸如同夜空朗星,她的长发如同茂盛海藻,她声音悦耳足可胜过百灵,她的笑容甜比蜜糖,足可融化一切仇怨。她十四岁时,提亲的人就挤满逻萨城,其中不乏王公贵族、少年英雄,但统统被昭日天汗拒绝。她被昆蕃人视为国之珍宝。昭日天汗曾经宣称:宁可失城失国,也不会丢弃他妹妹的一根头发。

两年之前,昭日天汗主动提出要与出云联姻,被黎弥加一口回绝。据说当时认为应该接受昭日天汗这个提议的出云大臣占据上风,替黎弥加分析了利弊,都被黎弥加派人押了出去。黎弥加说过,他不会再娶任何人。

我的心抽紧,颤抖,快要崩坏。我问穹布:黎弥加同意这场婚事了?

“同意了。”穹布摊摊手,“出云已战乱几十年,尤其是这两年,征讨之中,早已不堪重负,与逻萨保持和平乃是上上之选。他是王,他的一举一动,他的娶妻生子,都是国事,他不能不答应。”穹布说得义正词严。

这是事实,再显赫的王,也有自己的枷锁。

我更关怀婷夏,婷夏有何反应?

穹布苦笑一声:“王后一如往常,常于院中看花。”

我转头向北,望向穹隆银的方向,只有云烟起伏。

穹布,那个女子,是何名姓?

“赛玛噶。”

赛玛噶。我默念着这个名字,名字的寓意是“星空下的珍宝”。

清晨的时候,我早早醒来,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每日都这样醒来,然后静静倾听黑暗深处的声响:滴在岩洞石阶上的雨水声、风中一朵花开、狼群的杀戮、隐约传来的笑、山石滚落坠入河流发出的巨响……

人的内心,犹如深不见底的河渊,总有无法抵达的地方,无法看见的人,无法接近的事。我六岁的时候,父王告诉我,天神夺去了你的某些东西,有他的道理。我很庆幸自己不再言说,这样便可以发觉别人无法关注的世界。这世界是一个云烟布满的荒野,在里面行走如同穿过无人之境。

穹布为他的牦牛裹上黑巾,站在一边小声念着经文;拉杰蹲在一旁低声呜咽,叫声悠长,犹如吟唱一般。那牦牛和穹布一样老了,终于走到生命的尽头。它伏在一片雪地上,眸子清亮如同圣湖玛垂的湖水。阳光从云层缝隙里漏下来,落在它的尖角上,落在它的睫毛上,落在它干瘪皮囊一样的躯体上。对于它来说,一段旅途已经下载未删减。我抬头看见阳光下那头牦牛闭上眼睛,神情平静。

我已经决定下山。路上我再次提及那个梦。穹布听得很认真,依旧一语不发。

“是山,终要没入水下。是海,终要凸显成丘。凡活着的,终要化为尘土,凡逝亡的,终要遇见雨露。该来的,要来,该去的,要去。穆呀,这些,你难道还不懂吗?”穹布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听见飞鸟的声音一闪而过。

“走吧,走吧。去看看那个美人儿。据说,她是雪精所化,凡是看到她的人,都会身不由己地爱上她。”穹布哈哈大笑,手里的鞭子抽在我的马背上。天空蓝得耀眼,我们的前头,一轮血红的日头如同一个沉重的头颅,架在神山俄摩隆仁的峰顶。除此之外,便是寂静,别无其他。

在回去的路上,穹布滔滔不绝地谈论起这场万众瞩目的联姻。三个月之前,逻萨城的使者突然出现在穹隆银城下,为首的叫噶尔金赞,是昭日天汗最为器重的大臣。大殿之上,当他代表昭日天汗本人再次提出要两国联姻、结为永好时,出云的大臣和将军们顿时炸开了锅,并迅速分化为两大阵营。以总管东罗木马孜为首的一帮人认为,出云和昆蕃相互敌对、厮杀已经两败俱伤,长此以往国将不国,此次昭日天汗要把妹妹奉给王上,一方面表达了臣服的诚意,另一方面,也是最为重要的,便是两国就此罢兵,实乃帝国之福。而以老帅热桑杰为首的众人则认为,出云和昆蕃绝难成为盟友,一山不容二虎。昭日天汗野心勃勃,觊觎天下,兵不入穹隆银城坚决不罢休,此次献上他的妹妹,定然有阴谋诡计。出云王的女人,可以是任何女子,但绝对不能是逻萨人。赛玛噶成为王妃,就等于逻萨人的魔爪伸进了帝国的心腹。

朝堂之上,双方各持己见,唇枪舌剑,混乱不堪。和上次一样,对于联姻,黎弥加一口回绝,咆哮离去。不过惊奇的是,第二天,他便重新召回使者,同意这场婚事。

“是东罗木马孜,这个狡猾的双头狐狸,当晚入宫,说服了王上。”穹布微笑道。

我对东罗木马孜并无好印象,但这一次必须承认,他做得很对。对于出云来说,一场婚姻能够临时消除战争是最好的。但我了解昭日天汗,他不是一个屈居人臣的家伙,热桑杰说得对,这或许就是个阴谋。

若真是如此,我不禁为那个叫赛玛噶的女子感到悲伤。爱情一旦与政治捆绑在一块时,人就深陷其中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最终都会慢慢凋零。

这样的一场婚礼,我不参加也罢,但为何偏偏让我出席呢?

“这是婷夏的意思。”穹布缓缓道,“后宫之事皆有婷夏主管。王上纳妃,礼仪更由婷夏指定。出云传统,王上大婚,王室成员必须盛装出席,黎氏王族到了这一代,只有你们兄弟俩。”

我已经被赶出王城。

“但你依旧是王室,王上连你的兽军统领一职都未解除。”穹布正色道。然后,他把脸转向一边,喃喃自语:“或许,婷夏想见你。”

她想见我?何苦。

七日之后,宏大的穹隆银城出现在我的视野。

两年未见,它依旧宏伟,直冲天空。斜阳下,如同一头打着瞌睡的狮子,酣然入梦。城门打开,旗帜飞扬。海螺号声此起彼伏。一支白军飞速而来。

“是东罗木马孜。”穹布直起身子看了看。

东罗木马孜,出云国的总管,有着最为聪慧的头脑和最善言辞的嘴巴。

“王上命我迎接将军入城。”矮小精瘦的东罗木马孜在马上傲慢地施礼。

这个人,对我恨之入骨。六年之前,我领兵平讨叛乱,他的儿子在我麾下效力。他儿子在一场大战前担任前锋却临阵退逃,致使前军大乱。因为他的原因,尽管出云最后获胜,但损失惨重,依军法,我命人将其斩于阵前。

东罗木马孜老来得子,爱之如命。那是他唯一的儿子。自此之后,他与我之间,便势同水火。我挥挥手,示意入城。

拉杰飞奔在最前头,它和我一样,在穹隆银长大,两年未归,似乎比我更渴望回来。

“将军!”

道路两旁,出云人脱帽拜服,层层叠叠,气概如虹。那一刻,我鼻子发酸,差点儿哭出来。

我被仆人们侍侯着,换了最盛大的礼服。白色的衣,罩上白色的甲,那甲早先属于我的父王,世代流传,其上存储着的千年时间,俱淹没在云烟里。只有斑驳的刀痕和纯银镶嵌着的大鹏鸟的一双眸子,如同祖先的牌位,昭示着属于祖先的拥有无限荣光的荣耀。

蒿草一样的头发被梳理,盘成鞭子,坠上松石串。污垢洗去,露出洁净的皮肉,仿佛新生。

“将军就是将军,不管沦落到何等难堪的地步,只要罩上这身白甲,依旧是这么风姿卓绝。”东罗木马孜插着双手看着我,有些阴阳怪气。

我笑笑,取过那把白柄刀。抽刀出鞘,寒光如冷月,刀身颤抖,发出低低的呜咽之声。两年来,我从未触摸过它,将它废弃于洞***深处。东罗木马孜的脸笼罩在刀影中,突然变得惨白,随而挤出笑容:“我们去大殿?”

不,去宫里。

“王上不在宫中。”东罗木马孜赶忙道。

我不找他。我要先见一个人。

“遵命。”

穿过那山茶花海,我***后宫。出云帝国的后宫,连绵***,但这些年来只有一个女主人。

“王后在庆生亭。”***的侍女见我,皆露出欢欣鼓舞的神色。

庆生亭,婷夏20岁时黎弥加特意为其建筑。他召集天下最好的能工巧匠,命我不远千里运来极寒之地的上等玉石,动用十万大军,历经三年才建成。穿过曲折楼台,一路向前,那温润雪白的厅中,一袭锦服俯身于案上。

婷夏已经睡着。她侧俯着,那张恬淡白净的脸儿压着藕节一般的臂膀,呼吸均匀,眉头紧皱,眼角之下,仿佛还有泪痕。在梦中,她定然是遇到了不快乐的事。我坐在对面的栏杆上,静静地看着她。比起两年前,她清瘦了,瘦得如同一弯新月,但依旧颜容姣好。我常常好奇她有着一个怎样的内在世界,掺杂着难以描述的痛苦和***。但她从不对人说。这些年,一人默默承受,深沉如大海。

风大,吹得花落,纷纷扬扬。案头的纸张沙沙作响,看得出来她之前在画画,即便是睡着了,手中还握着笔。

我接下披风,走过去。她突然醒来,见到我,先是一惊,手忙脚乱地将纸张叠起。

“你……回来了?”她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空灵、动人,却没有任何喜悦的意味。

我点头。

“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个时辰前。她入神地看着我,良久道:“你瘦了。”

你也如此。

她露出贝齿,雪白 如玉:“这两年,过得好吗?”

她在笑,但我看到了她眼角的泪。

马马虎虎,倒是清净。我比画着。

然后是长时间的沉默。我们仿佛有许多话要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你为什么叫我回来?

她张开嘴,想了想:“只想看看你。”

我不敢看她,转头看那山茶。

“难道……你不想回来?”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她低下头,不再说话。

我问:黎弥加纳妃,你没有反对?

婷夏笑了,笑得风轻云淡:“他是王,出云帝国的王,他有他的选择。而我只是个女人。”

婚礼之后,我便回去。我这样告诉她。

“难道你对这里没有丝毫留恋吗?”她猛地站起来,瞪着我,大颗泪水滚下。风又起,吹动案头纸张,落于我的脚下。

层层叠叠的画纸,笔墨渲染,绘的全是相同的一个男人。一个白衣白甲的男人,迎风而立,神情坚强而落寞,那是我。

婷夏哭着慌乱收集那些画像,随风追逐,终有几张被风吹去。她一个趔趄跌倒在地,终于崩溃,放声大哭。

我伸手去扶,手被她打落。

我站在她的身后手足无措,听见婷夏说:“你就是个懦夫!你知道,我从来没有喜爱过黎弥加,我只喜爱你!”

我从亭中出来,东罗木马孜立于阶下。他一直都在等我,全身直立,目不斜视,犹如一块冷石。

“将军,王上与众人已经等你多时了。”他看了看庆生亭的方向,笑道,“还是尽快去大殿的好。”

我点头。

穹隆银的大殿是帝国的心脏。

“感谢天神,将我的弟弟还给了我,他依旧rulang一样健壮!”我出现在殿门的台阶上时,黎弥加就从王座上快步走下来,穿过他的臣下,一把搂住了我。两年未见,他虽健壮不减,但明显老了许多,原本棕红色的头发,开始出现白丝。可以容纳几百人的大厅,座无虚席。

来自各部落的头人们,十八位属国小王端坐在最前方。有来自军队的99位将军,热桑杰如同头狼一样位于其中,他是出云大军的元帅,一个五十岁的丑汉子,牛一样的脾气,鹰隼一样的头脑,他是我最尊敬的老师。

东罗木马孜走入大臣之中,他是所有大臣的核心,事实上他也是王国和黎弥加的头脑,老鼠一样的身躯,却有着狐狸一样的智慧。穹布和法师们坐在最上首,作为大成就者,他们是这个王国绝对的精神支柱,大到扶持国政,安民济世,小到婚丧嫁娶,灾难瘟疫,生老病死,处处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和众生对望。

黎弥加拉着我径直走到他的王座,面对众人,让我挨着他坐下。

“修行还好吗?”他看着我,目光柔和。

我比画着告诉他,一切安好。

“还做噩梦?”

我点头。无休止的噩梦,很少安睡。常常在恐惧中惊醒,醒来脸色苍白全是冷汗。如同一枚蚕蛹,生命的丝线一点点被抽离。

“为什么那些法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黎弥加怒气冲冲地冲着穹布咆哮。

“王上,龙妖在他身上下了籽,想拔去可不像女人产仔一样容易。”穹布笑。

“说不定,娶个女人就好了。”热桑杰的一句话,让众人都笑起来。

父王死后,这位老帅就是我和黎弥加的父亲。性烈如火,心直口快,在帝国军人中有着无人能及的威望,也只有他,能在这种场合开这样的玩笑。

“他还小!”黎弥加没好气地瞪着热桑杰。

我告诉他,我已经二十五了,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出云男人了。

黎弥加笑着摇摇头,露出雪白的牙齿。他笑起来很好看,以前我不明白笑容这么好看的人为什么每天都要绷着脸。他告诉我作为王,就要有让所有人敬畏的威望。

“我的国师,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务必让我的弟弟康复起来。我没有阿穆,如同飞鸟没了翅膀,饿狼没有了牙齿!”

“王上放心,天神会保佑的。”穹布微微顿首。

黎弥加中意地点点头,直到这个时候,他的目光才放到了他的臣子们身上。

“说到昆蕃人……”黎弥加的眉头皱起来,“他们原先是一群羊,现在成了一群狼。尽管我答应你们的请求,迎娶弗夜坚赞的妹妹赛玛噶,这是天神的旨意,愿她庇护出云。但我要说,我会消灭昆蕃人,这片雪域属于出云,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直到俄摩隆仁顶上没了雪!”

“王上,昆蕃人说弗夜坚赞是神的化身,他的雄才大略是不争的事实,迎娶一个女人就能换了和平,这是不错的买卖。”东罗木马孜笑了两声。

“是一条毒蛇也不一定。弗夜坚赞要的是整个雪域,他的妹妹赛玛噶就是个内应。”热桑杰接上话,然后摸了摸他的白柄刀,“出云的战刀已经磨利,出云的战狼已经饥渴难耐!昆蕃人若是想来,便让他们来!”

“是的。”东罗木马孜不停地点着他的小脑袋瓜,“他们的军队只有我们的三分之一,以往的年头,和我们屡战屡败,不过听说现在不一样了。我的探子回报,他们已经练成了新的兽军。”

“兽军?”黎弥加笑了,所有人都笑了。

“你说的是他们屡屡死在我们的战狼和大鹏鸟手里的牦牛阵吗?”热桑杰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不是牦牛,是獒!”东罗木马孜觉得受到了羞辱跳了起来,“两年前逻萨人从党羌人手里得到的獒!他们隐秘成立了的圣军,经过长时间磨炼,已经长出了利齿!王上,赛玛噶或许是弗夜坚赞的内应,更或者就是他查找战争的一个借口,但你必须善待她,否则必定会有一场从未有过的大战!”

热桑杰看着东罗木马孜,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笑。

“总管大人,你刚才说的话,有一句让我十分困惑。”热桑杰道。

东罗木马孜叉手而立,高昂着下巴:“老帅但问无妨。”

热桑杰上前一步,逼近东罗木马孜,双目紧紧盯着他:“你说昆蕃人从党羌人手中得到了獒并且隐秘成立了所谓的圣军,是不是?”

“是。”东罗木马孜被热桑杰刀子一般的目光盯得有些慌张,后退一步。

热桑杰冷冷一笑,步步紧逼:“那我就不明白了,既然是昆蕃人的隐秘,你又是如何知道的,而且如此清晰?!”

“这……”东罗木马孜顿了顿,道,“逻萨城里,我有探子!”

“探子?”热桑杰冷笑,“出云在逻萨城的探子我一清二楚,为何我没有收到这样的情报?难道他们撇开了我这个统帅,将情报送到你们文臣的手中?”

东罗木马孜张了张嘴,仿佛在斟酌。

热桑杰的大手落在刀柄上:“难道,我们的总管大人和弗夜坚赞可以共享隐秘?又或者你和他心意相通?”

“污蔑!这是污蔑!”东罗木马孜尖叫一声,跪倒在黎弥加面前:“王上,热桑杰这是对我赤裸裸的污蔑!我是出云人,我的家族世代效忠,天神可鉴!”

“够了,热桑杰!”黎弥加不耐烦地对热桑杰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你们两个是我的左膀右臂,别再这样让人看笑话!”

黎弥加走下王座,表情有些愤慨,“弗夜坚赞有圣军,我有阿穆的战狼和大鹏鸟!我还有99万雄师!逻萨人要战就战!我可以娶赛玛噶,但是不会善待一条咬了一口就会要命的毒蛇!”

这样的场合,以往我不会加入讨论,黎弥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但是今天,我的内心却极为不安。

我想起了做的那个梦,我告诉黎弥加,逻萨人比他想象中要强大得多,这一点和他们作战过的我很清晰,而统治雪域千年之久的出云,也早已经不是以前的出云了。

“这些事不用你操心,我的弟弟。等我消灭了逻萨人,从弗夜坚赞的王宫里挑几个漂亮女人给你。你喜爱什么样的女人?”黎弥加转怒为笑,潮水般的笑声随即传来。

只有我沉默不语。不知为何,这一刻我格外想念俄摩隆仁的云烟。终日布满的云烟肃穆、安和。我突然觉得,那仿佛是一个我可能永久回不去的地方。

“事情就这么定了。”黎弥加回到他的王座,俯瞰着臣下、将军们,“迎娶赛玛噶的事情,交给东罗木马孜去办。”

“王上英明,我一定将这桩婚事操办得风光无限。”东罗木马孜乐得合不拢嘴。

“这桩婚事不过是场游戏,出云人和逻萨人最终要在刀上分胜负的。”黎弥加凝视着以热桑杰为首的将军们,“用刀去制服,是我们出云人的传统,你们明白吗?”

“明白!”热桑杰等人大方激昂。

“好了。都退了吧,我和阿穆两年未见,晚上不醉不归,这是今日唯一让人快乐的事。”黎弥加拉着我的手,带我离开。

为了迎接我的归来,黎弥加特命宫人预备一场家宴,地点就在后宫花园。

庆生亭中,只余我一人静静等待。夜色已深,一轮圆月爬上半空,还有漫天的星斗,硕大、紧密,似乎触手可及。

听到轻响,转过头去,发觉山茶次第开放。这细小的花,顿时让我欢愉起来。走过去,触碰那雪白 的花蕾,时间仿佛回溯到童年。

“这花倒是奇了。你不在的两年,决然不开,为了婷夏能看到,我想尽了各种方法始终不能如愿。你一回来,它们就开得急不可耐。”黎弥加的笑声从身后传来。

一身白袍的他,笑容灿烂。我的目光落在他身后。不见婷夏,只看到面无表情的东罗木马孜。

“你王嫂不来了,身体有点儿不***。”黎弥加招呼我坐下。一场家宴,只有我们两个人,外加一个东罗木马孜,总是有些***不类。

“你最喜爱的鸡爪酒,东罗木马孜,给阿穆满上。”黎弥加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扫东罗木马孜。东罗木马孜在面前的玉盏里斟满酒,退到黎弥加身后。

我举起杯,二人一饮而尽。

“穆呀,两年前的事,你不会怪我吧?”黎弥加笑道。

不会!你没错,你是王。

“是呀,我是王。”黎弥加昂头看着星空喃喃自语。在出云人的传奇里,人死之后,灵魂***俄摩隆仁的云烟之中,借此向上便化为星斗,眷顾后生。

父王去世时,就告诉过我和黎弥加,他将化为最亮的那颗,冥冥中庇佑我们。

“阿穆,有件事情我从未对你说过。”黎弥加又满饮一杯,抹了抹嘴,“其实,原本应该坐上王位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我愕然。

“这是父王死前的意思。尽管我是你的哥哥,但你比我沉着、心细,即便是领兵作战你也比我做得好。我只是个粗人,最喜爱的事就是打仗,看着婷夏在这月光下吹她的骨笛。”

我静坐。

“父王清晰你做出云的王比我合适。这一点,我自己也清晰。”黎弥加一杯接着一杯,脸色迅速涨红。他生来酒量很小,几杯就醉。“但最后,还是我做了王,你知道为什么吗?”他靠近我,喷着酒气。

我告诉他,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黎弥加笑了,他指着东罗木马孜:“一方面,是他的功劳,他仅说了一句话就让父王不得不重新考虑他的决定。”

我看了看东罗木马孜,他的脸沉醉在黑暗中,模糊不清。

“东罗木马孜对父王说,一个哑巴没法做出云的王。”黎弥加的大手放在我的头上沉声道,“阿穆,你为什么会是个哑巴?你要是和我一样,和别人一样,能开口说话多好,出云人会有一个无人能及的王。”

天神不让我说话,自有他的理由。实际上,我从未想过要做出云的王。

“你没想过,我之前也没有想过。”黎弥加呵呵一笑,“但当父王奄奄一息时,尤其是当他告诉我他想***于你的时候,我却突然比任何人都想坐上王位,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摇头。

“因为婷夏!”黎弥加的声音突然炸开,接着是咆哮,“我知道,只有我当上了王才能娶她!否则,她便是你的王妃!”

哥哥,你醉了。

“我没醉!”黎弥加打开我的手盯着我近乎疯狂地笑,“倘若她喜爱的是我,我才不在乎什么***的王位,我宁愿去做个乞丐,做个牧羊人。但惋惜,她心里的那个人不是我。”

你醉了!

我站起身,要走,被黎弥加一把摁下。

他的双手,那么***,几乎要掐进我的皮肉里。

“不要当我是傻子!我知道两年前她毅然偷跑出宫为的是什么?她宁愿陪你去苦寒艰险的俄摩隆仁,也不情愿待在这王宫!”黎弥加双目喷火,很快又颓然跌坐。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山茶,喃喃道:“我是那么喜爱她。为了博她快乐,我费尽心思建了这庆生亭。亭子落成那天,山茶花开,她笑了。我那时觉得自己拥有整个世界。后来我才明白,她之所以笑,是因为这庆生亭的玉石是你从极寒之地带来,是因为月下还有一个你!”

相关小说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