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重生小说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免费在线完整版分享

重生 呜呜文学 2020-03-05 10:04:32
  • 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合集版免费阅读-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谢玉璋李固)免费小说合集版在线阅读

    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重生的小说之下载全章节在线免费资源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主人翁是重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主要讲述了重生之间的恩怨情仇:谢玉璋离开了御花园,每迈出一步,都仿佛还能感受到右脚踝的疼痛。那时候真疼啊!刀子挑断脚筋,流了好多血。等林斐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昏过了去了。再醒来,伤口已经包扎好...

重生小说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全文免费阅读:

她跛了,再不能给什么人跳舞了,也再不会有人惦记着想看她跳舞了。
她不想跳。在漠北,她跳了太多次了。给老可汗跳,给夏尔丹跳,给乌维跳。
她早就跳够了。
好不容易回到了云京,新帝许她活着,给她生路,她就想安安静静地活。
哪怕吃糠咽菜也可以的,更何况,逍遥侯府虽然监管森严,衣食住行却从未亏待过前朝宗室。哪怕只是为了图史书中的几笔好名声,也能看出新帝的仁厚。
如果牺牲一条脚筋,便能安安静静地缩在逍遥侯府里过这样的生活,谢玉璋是愿意的。
谢玉璋疾步走进朝霞宫,看到迎上来的林斐瓷白清秀的面孔和弯弯的笑眼,那一路上在心脏里左冲右突让她疼痛扭曲的情绪突然便静了下来。
她凝视着林斐。
林斐的两腮还丰润饱满,皮肤还有着健康的光泽。不像后来为了照顾保护她,呕心沥血,瘦得一把骨头。
一切都还没发生呢!她和她都还没有受到那些伤害,经历那些痛苦呢!
不不!那些都是上辈子的事了!她现在重头来过,为什么还要再经历一次?她难道明知了命运的走向,还要束手待毙吗?
不,那怎么行!
“怎么了?走得这样急?”林斐惊奇地问。
谢玉璋顺着她的视线回头看,才发现为了跟上她的脚步,娇俏的宫娥们都在微微地喘。
“太热了,想快点回来。”谢玉璋搪塞说。
林斐嗔怪:“怎么地不坐肩舆。”
回到放着冰盆的凉爽室内,林斐说:“适才五殿下来过,你先前要的琉璃珠,他已经使人做好了,特特给你送过来,偏你不在。”
说着,唤宫人捧过一只檀木匣子,掀开盖子来,满满一匣各色的琉璃珠子。
琉璃烧制不易,要烧这样一匣接近浑圆的珠子,不知道烧废了多少残次品。
她不过是看着父皇的琉璃杯,随口对五皇子说了句“琉璃若烧成珠子,岂不是跟宝石一般好看”,五皇子就真的使人去做了。
那都是七八个月前的事了。
“五哥……”谢玉璋怔忡。
她自三日前重生,这几天都缩在朝霞宫里,连皇帝来了都谎称喝了药睡下了,更何况别人。
除了朝霞宫的这些人,她重生以来,今天还是第一次走出朝霞宫,见到其他的人。
谢玉璋垂下眼:“回头我去谢谢五哥。”
林斐却说:“还有太子殿下也谴人过来问过你身体,我回说‘见好了’。殿下回头一并去道谢吧。”
谢玉璋明白林斐的用意。
比起太子,她从前一直都是更喜欢五兄。彼时年少,毫无城府,大约表现得太明显。
在林斐的眼里,太子才是将来要继承大统之人,纵然眼前皇帝深宠谢玉璋,为日后计,怎么可以不与太子亲近。她总是推着她多与太子亲近的。
只是,这些人……
谢玉璋垂下了眼眸。
别去想,她告诉自己。那些都没发生。
不,应该说,那些都是“上辈子”的事了。今生既能重生一回,断不能什么都不变。
谢玉璋抬起头来,笑道:“好呀。”
林斐见她听劝,高兴起来,问起李铭的两个义子。
“都很高。”谢玉璋说,“一个壮些,一个瘦些。”
“北地男儿嘛,自然是高些的。”林斐说。
“阿斐。”谢玉璋问,“河西节度使是不是领兵最多的?”
林斐说:“是啊。”
她说完,叹了口气。
林斐的祖父就是因为兵制改革之事与张相政见不合,又失了圣心。他是个刚正不阿之人,为了直谏,竟在金殿之上触柱而亡。
反倒激怒了皇帝,云京城的林家一夕成了阶下囚。
“中枢当有二十万兵力,十位节度使手中兵力加起来当有四十万,这便是我大赵的全部兵力了。”她说。
而这当中,河西武力最强。所以,拿下了河西的李固,才有了逐鹿天下的本钱。
“中枢……当真有二十万兵之多吗?”谢玉璋又问。
林斐却道:“问这个做什么,不是我们该关心的,晚上想吃什么?”
谢玉璋揪住她的袖子:“阿斐,你跟我说说嘛。”
林斐叹了口气,说:“没有。”
“那到底有多少?”
“谁也不知道。”林斐说,“没人知道。”
吃空饷的不知凡几,从前林相摸底清查,常常是没有一营满员的,都是闻听上官检阅从别营临时“借”的人充数。
谢玉璋心下一片冰凉。
所以后来节度使们一个接一个地反了,便摧枯拉朽般地将大赵朝击垮了,快得不可思议。因为这个王朝历经了四百多年,看似繁花似锦,其实早就从根子上烂透了。
宝华公主谢玉璋不知道因何又郁郁寡欢,眼见着到了傍晚,竟也不换衣衫。要知道,她可是一日里要换三套衣裙的人啊。
“早知道儿不跟殿下说那些事。”林斐后悔,“前朝的事自有陛下和大人们呢,殿下一个公主,操这些心干什么。”
“你说的对。”谢玉璋漠然点头,“这些家国大事,岂是我一个小小女子能改变得了的。”
林斐喜道:“可不就是,来,该用晚膳了,我们换身衣衫可好?”
谢玉璋沉默了一会儿,却问:“阿斐,我为什么要一天换三次衣衫?”
林斐困惑:“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啊……宫里不一直都是这样吗?”
谢玉璋望着落在中庭的铜金色阳光不语。
以宫廷为中心的这股奢靡之风,笼罩着整个云京。从前,她从来没觉得这不好或者不对。
她忽然坐起身子,唤了人来:“父皇那边有个小监,叫福春,很是机灵,去赏。”
待宫人应喏退下,林斐奇怪地问:“福春是哪个?我怎么没有印象。”
皇帝身边的內侍,有头有脸的没听说过叫这个名字的。
“一个小监罢了。”谢玉璋说。
宫中內侍繁冗,光是四五品以上的就有千人,想在这其中出头,太难了。福春大概一直埋没在其中,直至节度使黄允恭带兵入京,攻破了宫城,大肆屠杀阉人,奸/淫宫女和后妃。
后来李固击溃黄允恭,入主云京,不知道躲在哪个犄角旮旯里侥幸活下来的福春得了他的青眼,飞黄腾达成了宫廷总管大太监。
这样的人,谢玉璋既然见到了他,怎么能无动于衷,什么都不做。

谢玉璋李固全文阅读

一日之内,见到未来的皇帝、大将军、大总管,谢玉璋这一晚睡得极不踏实。
这些风云人物原来早早地便仿佛被命运之线系在一起。而她呢?她是被命运抛弃的人吗?
纵然重生,天下大势,也不是她一个弱女子能改变得了的。她到底能做些什么来挽救自己的命运呢?
谢玉璋心里充满了迷茫。
谢玉璋翻来覆去像条煎鱼一样,林斐便也睡不着——自谢玉璋那日魇着了,这几日她都与她同塌而眠,唯恐她再做噩梦。
“怎么了?”林斐搂住谢玉璋,轻轻拍她,像哄孩子。
谢玉璋望着幽昏的帐子,忽地说:“我想请父皇给我指婚。”
林斐一下子清醒了,抬起头来看着谢玉璋,笑问:“殿下喜欢上谁了?”
谢玉璋觉得自己真是傻,怎么现在才想到这个法子。早该在重生第一日便去央了父皇给她订下一门亲事,已经订亲的公主,总不能再送去和亲了吧。
只是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随便,谁都行。”谢玉璋侧过身来看着林斐说。
如果真的给谢玉璋选择的权力,她其实想选李卫风。这是未来李固深深信重的大将,李固甚至曾说出过“万里江山,与君共守”之语。
嫁给他,未来二十年都安安稳稳。
但李卫风现在不过是个从五品的边将,出身微寒,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至于李固,谢玉璋根本不考虑他。
李固后来的女人都有来历。他在登基之前,光是平妻就有三个。他和她们的结合,无关情爱,都是政治资源的整合。
他是整个政治漩涡的中心。谢玉璋远在漠北没有亲见,可也能想象那些年形势的复杂。她一个亡国公主在这种政治角逐中太过无力,去李固身边绝非明智之选。
然而现实是,不管李固还是李卫风,根本不是她想选谁就能选谁的。
谢玉璋回忆了一下这时候云京城里能数得着的勋贵子弟,却发现这些人后来大多七零八落,死的死亡得亡。那些还活着并且还能在云京城继续风光的……竟也挑不出一个可托之人。
她又烦躁起来。
“说得什么话。”林斐嗔她,“婚姻之事,哪有随便的?”
她追问:“真的没有喜欢的人?”
谢玉璋叹道:“没有。”
“既没有,胡说些什么。”林斐扶额。
谢玉璋沉默了许久,说:“我有消息,父皇想要嫁个公主去漠北汗国和亲。”
林斐怔了怔,霍然起身:“殿下听谁说的?”
“谁说的你别管。”谢玉璋说,“总之这消息真的。”
林斐沉吟片刻,道:“便是真的,也不会用殿下去和亲。”
“和亲多是宗室女给个封号而已。”林斐的语气十分笃定,“就算要嫁个真公主,又怎么可能嫁殿下?不说殿下是先皇后嫡出,便是论序齿,还有淑妃娘娘所出的安乐公主排在前面呢。”
谢玉璋却轻声说:“万一他们就是指定要嫡公主呢?”
林斐一怔,不假思索地道:“那怎么可能?”
是啊,她们这些深宫中的女子,日日所见一片歌舞升平、繁华气象,怎么想得到堂堂大赵朝已经弱势到要拿皇后所出的嫡公主去和亲的地步呢。
或者说,是皇帝和中枢弱势至此。
“怎么不可能呢?”谢玉璋反问。
“我堂堂大赵,六十万兵马……”
“你今日也说了,朝廷的兵马现在没人知道到底真正有多少,我猜便是父皇和你祖父也都不知道。”
林斐一窒,反驳道:“即便如此,北方有三位节度使坐镇,他们的兵马可不是摆设。区区番邦有何可惧?”
“如果父皇惧的……”谢玉璋幽幽地问,“就是节度使们呢?”
林斐面色大变,她压低声音:“殿下,你到底听到些什么消息?”
世上若有谁从始至终对她不离不弃,那个人就是林氏斐娘。
林斐比谢玉璋大三岁,是她的伴读,且是伴读里年纪最长的那个。从前大家都岁月静好的时候,谢玉璋其实并没有特别的与林斐亲密。
在一众伴读中,她十分安静,并不像别人那样往谢玉璋身前凑。谢玉璋的注意力,便总是被那些更活泼、更跳脱的人吸引去。
直到有一天,林家满门获罪。
林斐的祖父在殿前撞柱而亡,林斐的父亲被下了大狱,没几天就死了。她在外做官的叔父和游学的长兄、堂兄们得到消息,当即便隐匿逃亡了。
苦了在京城的林家人,男丁判斩,女眷发配边军去做营妓。
张相的手段,不可谓不狠辣。
有些人,她在的时候过于安静,你察觉不到。等失去她,才忽然觉出了她的好。
林斐自谢玉璋身边消失了一段时间后,谢玉璋才慢慢察觉出来那种不习惯、不自在的感觉源于林斐的离开。
那个人安静,却缜密,不争,却周全。那些悄无声息的照顾、不动声色的引导,让她那些年在宫闱中避免过很多错误。
谢玉璋知林家坏了事,却没想到张家对林家下手如此之狠。她是听到张相的孙女张芬向别人说“总是压我一头,以后去了那下贱的地方,看她还得意什么”才知道了林斐的去处。
张芬也是她的伴读,在她面前素来一张嘴甜似蜜,对林斐也是“姐姐、姐姐”地叫,不料背着她是这样一幅嘴脸。她被恶心得不行。
谢玉璋当时气得把手中的马鞭抽向张芬——她当然没有那么狠厉,那一鞭子只是抽向张芬的手臂而已。
然后她说:“以后家去,不要再做我的伴读。”
后来,她脚筋断了,阴天下雨足踝便疼。那位张皇后,便总拣着这样的日子宣她进宫。
这,都是后话了。
她丢下马鞭,闯了紫宸殿,求皇帝赦免林家。
那时候她太傻,做事情不过脑子,她闯了紫宸殿,求的是赦免“林家”。皇帝怎么可能答应。
她被皇帝斥责,撵了出来,从內侍那里问到林家女眷正是那一日发配上路,脑子一热,骑上了她那匹四蹄踏雪的小马,一路追出城去,从队伍里抢了林斐出来。
林夫人跪在地上给她磕头:“小女托付殿下了!”
后来林夫人便在路上自尽了。
她把林斐带回了宫里,皇帝生气罚了她禁足半个月,却也没再提怎么处置林斐。这便是默许了林斐留在她身边,只是谢玉璋想要除了林斐的贱籍,皇帝却不许。
林斐就这么留下来了。
她一路跟着谢玉璋,从深深宫闱,到荒凉大漠,到无边草原,辗转于胡人可汗的王帐,也活着跟着她回到了云京。
谢玉璋死的时候,是她守在身边,是她最后握着谢玉璋的手,从未放开。
谢玉璋也坐起来,两个女子在幽昏帐中四目相对。
“阿斐,你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就问你,不久之后,父皇将要以我和亲漠北汗国,我……该怎么办?”

本站推荐理由

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在线资源免费全文阅读火爆来袭,小说资源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超级好看,赶紧阅读吧!

点击免费阅读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全部章节!

重生小说仅代表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资讯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