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血都市

我的夫君太娇弱在线阅读分享完本(容芷初小说)

热门小说 热血都市 2020-03-12 18:05:31
  • 我的夫君太娇弱合集版免费阅读-我的夫君太娇弱(容芷初)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容芷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精彩小说我的夫君太娇弱大结局分享全集下载全文

    点击在线阅读>>

2020火爆小说我的夫君太娇弱震撼来袭,我的夫君太娇弱小说主角是容芷初,小说描述了容芷初之间的缠绵故事:要嫁人了,自己竟然嫁了一个病秧子!这个夫君在新婚之夜,正要举行周公之礼时,晕倒在她的身上!在新婚之夜,她静静的枯坐了一晚上,看着一对喜烛燃烧成灰,不知道该如何是...

容芷初小说我的夫君太娇弱全文免费阅读:

翌日清晨,容芷初便病了,精神萎靡,杜嬷嬷来看了之后,请了慈心庵懂医术的师傅过来看了一下,没什么大事,服用几贴药就没事了!
院子里的几个人都来关心过容芷初,当然心里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
“喝水吧,”方媛端着一碗水给容芷初,“现在就剩下五表姐没有来了!”
董姑姑也从外头走了进来,“小姐,五小姐好似也病了,说是昨天眼前受凉了,”
方媛问道:“症状和四表姐一样吗?”
董姑姑道:“不一样,小姐是精神萎靡,嗜睡而已,而五小姐是得了风寒,一直咳嗽着,”
方媛疑惑道:“这是巧合吗?”
容芷初道:“现在还是初春,天还冷着,也许是她昨夜没有注意,所以着了凉吧,表妹,你也过去看看吧!”
容家女儿一下病了两个,镇远侯府再次邀约的时候,容老夫人就带着其它的人走了,容芷嫚在屋里头一直咳嗽个不停。
路嬷嬷唤来了一碗药来,容芷嫚仰头就干了,擦了擦嘴,“奶娘,给我梳妆打扮!”
路嬷嬷有点儿不放心,“小姐,你真的要出去吗?”
“奶娘你就放心吧,没事的,大不了我多穿一些!”容芷嫚很是坚定,路嬷嬷也没有法子,只能让小姐穿得保暖一些。
董姑姑看见了路嬷嬷扶着五小姐从正院出去了,便转身回到屋里头,自家小姐正在看书,“小姐,五小姐真的离开了!”
容芷初放下了手中的书,站起身来,“大家都走了,我也要出去走一走了!”
董姑姑嘱咐道:“小姐可要小心一些,别被别人看见了!”
容芷初笑着道:“放心,这慈心庵位于清澜山的正西面,我呀就去北面,那里人迹少一些,不会需要什么人的!”
清澜山的北面人却是少得很,晨曦洒了下来,为林间填了一丝丝的生气,鸟儿欢快的叫着,容芷初在林间小道转悠着,呼吸着这里的清新的空气,感觉整个人都畅快多了!
突然春雷乍响,惊得容芷初一大跳,不过片刻时间,天空中就飘起了细雨!
在寻找避雨的地方时,容芷初隐约看见了树林深处有一个亭子,便赶忙走了过去!
雨已经越下越大了,容芷初忙跑进了亭子,看见亭子中还坐着一个人,容芷初就忙行礼,“公子打扰了,突然大雨了,借此避雨,”
那人道:“小姐客气了,小姐随意吧!”
这声音还真好听,低沉而有磁性,一抬头,容芷初顿时看呆了,眼前的人就是一个神仙般的人物,无比精致的面容,可谓是风华绝代,不过却一点儿也不女气,反而透着几分儒雅、尊贵。
容芷初忍不住得惊叹,“还真的一个美人!”
那人听了后,忍不住的挑眉,不过看着容芷初眼神中是单纯的欣赏,便轻轻的笑了,这一笑犹如桃花盛开般让人挪不开眼睛。
容芷初回神了后,便笑着道歉,“唐突了,公子恕罪,”
男子摆摆手,“无妨,坐吧,此处偏僻,小姐你一个姑娘家怎么没有带着人?”
容芷初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一般人还真的奈何不了我,”
容芷初看着石桌上的画作,画作绘画的是清澜山桃花盛开之时的景色,美轮美奂,“这个画,好美呀,是公子画的?”
外头雨稀稀疏疏的下些,亭子里面的两个人就着画作太讨论着,“这清澜山的桃花林是京城的一大美景,尤其是日出之际,特别的美!”
容芷初点点头,笑着道:“就是,我去年的时候偷偷的跑过来过,晨光微曦,走在桃花林中,轻轻一嗅都是桃花的香味,那种感觉特别的好!”
两个人相谈甚欢,不知为何,跟着这个陌生人说话,容芷初有一种特别舒畅的感觉,感觉外面的雨都温柔了好多。
男子笑着点点头,不过突然脸色大变,拿出了帕子捂着自己的嘴,突然就猛咳了起来,容芷初立马坐到他的身边,给他把脉,而男子已经咳出血来了,那手帕中都是血。
容芷初当即从怀中取出了一个手帕,打开手帕露出了里面的褐色的药丸塞到了男子的口中,男子被塞了了一个药丸,愣了一下,可是看着眼前俏丽的人儿,鬼使神差的就吞了下去了。
看着他吃下去了,容芷初不由得莞尔一笑,一笑则百媚生,洛华辰也就是这个男子,心情顿时好了,可以逗她一笑,就算吃了这个来历不明的药丸也是值得的。
容芷初看着他已经缓过来了,关切的问道,“你还好吗?”
洛华辰将带血的帕子塞进了自己袖子中,轻轻的摇头,“并无大碍,多谢小姐了!”
“客气了,”容芷初看着他风轻雨淡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心疼,有点儿难受的感觉,便转身在提笔在桌子上铺着用来作画的纸张上落笔,看着她侧脸,因为坐得比较近,洛华辰可以看见她那弯弯的睫毛扇动着,肌肤白里透红,精致无暇,不由得看着有点儿走神了。
突然胸口一阵闷胀,洛华辰立马就回神,连忙的忍住了不要咳,容芷初写完了后,便扭头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男子,“你还好吗?”
洛华辰笑道:“无事,”
“我给你留了一个方子,你拿回去请大夫看一下,确定能不能用了你再用,”容芷初看着这么一个人却受着病痛的折磨,惋惜不已,“你要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只要有希望就要坚持!”
“多谢!”洛华辰看着眼前的女子,“你我萍水相逢,你就出手相救,多谢了!”
“别说谢了,相逢就是缘分,而且我也没有做什么,”容芷初笑着道,“回去之后,要好好养病吃药,还有就是多出去走走散散心,希望下次再见的时候,你不再受病痛之苦!”
外面已经雨停了,容芷初知道自己出来的时间已经有点儿长了,看着对面的男子,犹豫了半响,从怀中掏出了折起来的白手帕,搁在石桌上,“这里面有你刚刚吃下去的药丸,就送给你了,时候不早了,我就先走了,祝你早日安康!”
洛华辰刚要拒绝时,容芷初便匆匆装进了树林里,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人影了,看着桌子上的药方和手帕,就这时一个人影提着一个食盒突然出现了,从食盒中端出来了一碗还冒着热气的药,“公子,该吃药了,”
“搁在桌子上吧!”洛华辰拿起了手帕,将其打开,手心中躺着一颗圆滚滚,褐色的小药丸,一股子的药香味飘了出来,顿时让他感觉身体舒畅了很多。
洛华辰抬头望着那不知姓名的女子离去的方向,沉了沉气,低头便将药丸包裹了起来,将手帕揣进怀中,看着桌子上的那女子留下来的方子,字迹中透着几分凌厉,看着一点儿也不像是一个女子所写的,不过却是一手好字!
洛华辰将其抄录了一份,递给了自己的随从,“你把这个方子交给邹大夫,让他看看可不可以用!”
容芷初慢慢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头,一进屋,董姑姑就过来询问,“方才下雨了,小姐可有被淋到?我煮了一些姜汤,小姐可要喝一些?”
“没有被淋到,”容芷初坐在了床边,心里依旧惦记着那个人的病情,他的病她还真的诊断不出来,不由得有些懊恼,都怪自己学艺不精,只懂得一些皮毛,无法治病,那么一个人物,却生生要受病痛的折磨,着实是太残忍了!
董姑姑看着小姐一副可惜又懊恼的样子,便问道:“小姐,您怎么了?可是遇到了什么事?”
容芷初缓缓的吐了一口浊气,摇摇头,“没有,就是遇到了一个人,他病得很严重,心里特别的可惜而已!”
“唉,”董姑姑劝道,“小姐心善,看见别人病重,心里不好受,可是小姐,要知道人各有命,生老病死无可避免,”
容芷初点点头,“我知道!”
“小姐想开些,莫要惦记着了,就算是您惦记着也无用,无非是苦恼了自己,也没有任何的益处,”
春日雨淋淋,容芷初看着外头的雨,不由得有想起了那个男子,他是否回去了?
不过多大会儿,容老夫人带着人也回来了,方媛走进了容芷初的屋里头,“表姐,你要完蛋了!”
容芷初不解的问道:“怎么了?为什么要完蛋了?”
方媛坐在了容芷初的身边,“我跟你说呀,你知道吗?今天镇远侯夫人特意夸你好几句的,季迎莞小姐也是追问了你为什么没有去,我看着呀,当时三表姐就怒了。指不定心里就已经恨上了!”
容芷初不在意的道:“没事,左右不过是嘲讽我几句,耍耍嘴皮子而已,又不会怎么样!”
方媛笑着道:“我看呀就未必,别忘了昨天的糕点!”
容芷初看着方媛眼中藏不住的笑意,便问道:“我怎么感觉你今天很高兴的样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好事?”
方媛当即摇头,“没有,什么都没有,就是高兴而已!”

我的夫君太娇弱全文阅读

方媛看见容芷初狐疑的眼神,赶忙找借口离开了。
接下来两日,容芷初一直安静的呆在屋里头,没事就开始刺绣,她二姐已经定亲了,再过两个月就要出嫁了,她答应好的要绣一幅凤穿牡丹图给二姐当嫁妆,所以只能抓紧了。
春雨窸窸窣窣的吓着,而东厢房中,容芷初安静的刺绣,董姑姑送进了一杯热茶,随便将敞开的窗户稍微掩上了。
这两天,容芷嫚天天偷偷的出去了,每天都是高高兴兴的回来了,别人没有看见,可是这一切都被容芷初看在眼中。
镇远侯府出了一些事,所以镇远侯府的人都匆匆离开了,容家本来就是为了镇远侯府而来的,所以也就没有在这里耽搁了,也收拾着要回去了。
容芷初取出了几张面额不小的银票,“董姑姑待会儿你去跟慈心庵的管事师傅说一下,给我们留着一个小院子,我们下个月,桃花初开的时候会过来,可以住下七八个人就行了!”
董姑姑将银票推了回去,笑着道:“小姐,这事夫人早就吩咐好了,来的第二天我就已经去跟管事师傅说好了!”
“好吧,”容芷初将银票收了起来,董姑姑开始收拾东西,容芷初走到了隔壁,却被告知方媛不在,容芷初眸子转了转,与董姑姑说了一声就转身出去了。
在一个清幽无人的幽静小道,方媛看着眼前的清秀的公子,满脸的娇羞还有不舍,“我待会儿就要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府。”
“你就放心吧,过两天我也会进城的,届时我会登门拜访,”男子解下了自己身上佩戴的玉佩,递给方媛,“这个就送给媛儿了,你要好生保管!”
方媛看着手中的玉佩,上面雕刻的是一只雄鹰,“我会好好保管吧,那个我希望我们能够早日再见面的!”
男子点点头,笑着道:“会的!”
方媛虽然不舍,可是却不得不分开,“那个,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不然的话,被人发现了我不在就不好了!”
“那你快回去吧,”男子目送着方媛进了院子,这才转身要离开,赶走了一步,突然听见了几声动静,立马摘了叶子飞射而去。
一个人影闪过,叶子被***了树木中,男子看着一个轻功了得的女子站在树上,不由得眯起了眼睛,“姑娘何人?”
“摘花飞叶,好俊的功夫,”容芷初看着低下的人,方才见到了方媛和他相处的样子,心里便猜测这个人也就是方媛的心上人,“你是何人?”
“在下北陵城的上官慕,”上官慕看着那女子现在一支极细的树枝上却可以一动不动,心里猜想此人的武功定是了得。
“北陵城上官慕,”容芷初歪着头想了想,这个人的名字有点儿熟悉,可是一时半会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好吧,我是方媛的表姐,跟着方媛出来的!”
“你便是容芷初,幸会!”上官慕这几日听着方媛说过,她在容府最亲近之人就是她的四表姐容芷初了,当即作揖行礼,“在下有一个请求,还请四小姐对此事守口如瓶,时候到了,在下自然会到方媛家中求亲!”
“好,”容芷初点点头,“方媛性子单纯,我希望你莫要欺骗于她,不然的话,休怪我不客气!”
说罢,容芷初便飞身而去,上官慕看着容芷初的轻功,若有所思,随后便笑着道:“蓝家轻云步,也许还是熟人!”
容芷初回到了院子,正好遇到了容安姚在院子里头,容芷初上前打了声招呼,“姑母,”
“你这是从哪儿来?”容安姚想也不想就要训斥,“身为一个姑娘家,不知道好好呆在院子里头吗?到处乱转,这合规矩吗?”
容芷初笑着道:“姑母,三姐还没有回来吧,我记得她早上就出去了,现在时辰差不多了,姑母还是派人去找一下吧!”
说罢,容芷初就转身走了,容安姚差点儿没有被容芷初的态度给气坏了,骂着她不尊敬长辈。
众人东西收拾好了,下人们将行礼都搬上了马车,容家的姑娘们已经在马车便候着,没过好一会儿,容芷嫚就扶着容老夫人一起出来了。
众人依照来的时候各自上了马车,马车缓缓走着,容芷初挑开帘子的一角看着路上的风景,与此同时,心里在想着那个一面之缘的公子,希望他能够早日安康吧!
方媛坐在容芷初的身边,心里在想着遇到上官慕的情景。
第一次见面就是那一日,容芷初将她忘记在呢烟雨亭的顶上,她害怕得不行,恰好这时,上官慕出现了,将她救下来了。
容芷初不知道何事已经没有看外面的风景了,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方媛,方媛瞅见了容芷初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心虚,“四表姐,你不是说你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吗?要不你先睡一下?”
容芷初当即身子一歪就靠在方媛的身上,“借***一会儿,我睡一会儿!”
容芷初醒来的时候,马车已经进了华京城里面了,在马车你可以听见外头嘈杂的声音,容芷初扶了扶自己的头发,声音中带着几分睡意,问道:“头发有没有乱了?”
方媛锤着被压麻的腿,“没有!”
马车很快就到了容府门口,容府大夫人俞氏和三夫人蓝氏已经在门口候着了,众人簇拥着容老夫人进了屋,容老夫人坐马车也乏了,就让大家都回去了。
蓝夫人带着容芷初和方媛回到了蓝欣园,“你们两个可算是回来了,玩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没劲,还不让我们自己出去玩,”容芷初倒了一杯水就喝了,“阿娘,董姑姑已经在慈心庵预订了一个院子,一个月后,桃花就开了,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就一起去赏桃花,我记得表妹的花冠编织得特别好,今年呀,要给我多编织几个!”
“现在还没有去呢,就惦记着让你妹妹干活了,”蓝夫人无奈的笑着,然后跟方媛道,“今天呀,我给你准备了最爱吃的酒酿圆子、清蒸雪鱼,待会儿得多吃一些,你看看都瘦了!”
容芷初忙问道:“阿娘,有没有我最爱吃的烤鹅、白切鸡?”
“自然是有的,”方媛笑着道,“舅母几时会忘了你呀!”
“阿娘,”容芷晗走了进来,看着自己的妹妹,“初儿,表妹,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阿姐,给你准备的凤穿牡丹图我已经绣好了,过些时候就让玲儿给阿姐你送过去,”容芷初抱着自家姐姐的手臂,挨着坐着,“阿姐,你的嫁衣绣好了吗?”
容芷晗温婉的笑着点头,“差不多了,”
蓝夫人让下人去把爷们都叫回来,然后对屋里的两个小辈道:“我看呀,你们两个人也要开始绣嫁衣了,”
容芷晗也是一脸的认同,“确实是,妹妹和表妹都已经及笈了,很快呀就要说亲了,要是到时候再绣嫁衣,怕是来不及!”
容芷初瞅了一眼方媛,方媛被她看得心虚得很,容芷初笑着拉着自家娘亲坐下,“阿娘,我们可是说好了的,我不要那么早嫁人的,不许偷偷摸摸得就给我说亲!”
“好,”蓝夫人想着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一个事,便道:“哦,对了,你不在的这时间你舅舅来信了,说是大后天,你表哥就要来华京了,”
“真的?太好了!”容芷初顿时就高兴了,“唉呀,我都三年没有见到表哥了,还真的有点儿想他了,对了,这次来的只有表哥吗?舅舅和舅妈来不?表嫂来不来?”
“看把你给高兴的,”蓝夫人笑着道,“这一次你舅舅想在京城开店铺,所以就你表哥表嫂来了,其他人不来!”
“哦,好吧,”容芷初有点儿失望,不过转念一想可以见到表哥表嫂也是不错的,“对了,阿娘,那表哥的住处安排了吗?”
“你爹在云林街买了一个宅子,离这儿不过是隔着一条街,我已经让人去打扫了,他们来了就可以直接入住了!”如今容家住的人多,事也多,尤其是老夫人还特别讲究规矩,烦得很,娘家来人了,蓝夫人才不想他们住进容家,住进容家什么都不方便!
容芷初道:“阿娘,表嫂爱吃南边那边北方的菜肴,就请一个擅长北菜的大厨吧,”
“这个已经安排妥当了,”容元仕也就是容芷初的哥哥,容三爷和蓝氏的儿子,长得与两位妹妹不同,看着就是高大威武的样子,“小妹,你就放心吧,所以的一切哥哥已经安排妥当了,明个就带你先过去看看,怎么样?”
“那好吧,”容芷初扭头就对方媛道,“明日你就跟我一起去看看吧,我们顺便去逛逛街,买一些胭脂水粉!”
蓝夫人看了看院子外,没有看见容安然,便问道:“仕儿,你爹呢?还在外头忙吗?”
“阿娘,您坐吧,”容元仕扶着自家娘亲坐下,“阿爹被大伯叫了过去了,说是过会儿就回来!”

小说资源推荐

我的夫君太娇弱 全集资源完整免费阅读小说资源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点击免费阅读我的夫君太娇弱全部章节!

容芷初小说仅代表我的夫君太娇弱作者观点,不代表好天气小说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热门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